党群之窗 澳门金沙线上娱乐 >党群之窗 >上级精神 >习大大:一介儒生的学问情结

习大大:一介儒生的学问情结

发布时间:2016.06.16 来源: 查看次数:1222

习大大在河北正定工作时结识的至交、作家贾大山曾给过他这样一个评价:儒生。

2014年9月24日,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召开。这样的大会,自1994年起每五年举办一次,这一年规格最高,首次有国家最高领导人登台演讲。

“当代人类也面临着许多突出的难题,比如,贫富差距持续扩大,物欲追求奢华无度,个人主义恶性膨胀,社会诚信不断削减,伦理道德每况愈下,人与自然关系日趋紧张,等等。”习大大说,“世界上一些有识之士认为,包括儒家思想在内的中国优秀传统学问中蕴藏着解决当代人类面临的难题的重要启示。”

在那之前,2013年11月末,他曾到曲阜参观孔府和孔子研究院;转年“五四”,又在北京大学与中国哲学学者汤一介促膝交谈,了解《儒藏》编纂情况。他还曾在到访北京师范大学时,明确反对课本中去掉古代经典诗词和散文,认为这种做法很悲哀;在万米高空的专机上,倡导媒体记者学古诗文经典,因为它们已经“融入中华民族的血脉,成了大家的基因”;传统学问与国家学问软实力,也被作为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的主题。

人们发现,习大大并不仅仅是在一些场合引用一两句古诗文作为点缀,而是在过去20余年的行文、讲话中,时时处处引用中国古代典籍或诗词,密度极高,从容熟稔。引述的来源非常广泛,并不限于《论语》《孟子》《左传》《老子》等人们耳熟能详的经典,还有一些甚至有点生僻的古籍、诗文。

中共十八大之后,习大大的这种表达风格更加鲜明,无论国内视察、与公众交流,还是出访时演讲或接受外国记者采访,他总会以典雅蕴藉又高度概括的经典名句来传达思想。这激发了国内外对中华传统学问的热切关注。

有学者评价:“习大大对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学问具有广泛的兴趣,是我党历史上继毛爷爷之后,又一位熟知并广泛引用中国传统学问经典的领导人。”

更重要的是,在他对于治国理政各个方面的阐述以及制度建设中,中国传统经典的思想精华同样贯通其间。他甚至还“第一次把弘扬中华优秀传统学问,作为加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核心价值观建设、领导干部队伍建设等的重要手段”。

还有一个第一次——“这种高度肯定中华优秀传统学问是人类共有精神财富具有世界普遍学问意义的思想观点,是大家党历代领导人中第一次提出。”

这被视作一种丰富执政党学问观念、强化学问自信、拓展执政资源的重要创新。

包括习大大提出的中国梦也被认为与中国传统学问中的中道、仁爱、和而不同一脉相承。

事实上,在将执政者的学问态度视作其重要人格特征和治国思路风向标的中国,习大大每一次与学问有关的表达——出席一项活动,举出一个典故,提及一本书或几位作家,都会被社会舆论细细咀嚼解读。

作为常识分子、儒生的习大大,和作为中国最高领导人的政治家习大大,如何统一在一起?他的学问态度、学问理想和学问策略,对于中国的现实问题又有怎样的阐释和回应?

一张书单背后的学问视野

自青年时代起,习大大就结交了不少文人朋友。比如前文提到的贾大山,出身低微,洞悉世情,思想深邃,专注于文学、史学和佛学,小说曾获全国大奖、作品被收入中学课本。

更早一些,当习大大还在黄土高原插队当农民时,曾与陕北作家路遥相熟。2015年春节后,改编自路遥名著《平凡的世界》的同名电视剧热播,习大大在全国两会上提及:“我跟路遥很熟,当年住过一个窑洞。”

那是在1970年至1973年间,当地回乡知青路遥喜欢结交见多识广的北京知青,和习大大成了朋友,两人多次长谈,话题涉及文学、民生、理想、国家。

要想描绘一个人头脑中的学问图景,办法之一是看看他的藏书。

2014年2月7日,在俄罗斯索契接受当地媒体专访时,习大大说,“我个人爱好阅读、看影片、旅游、散步”,“现在,我经常能做到的是读书,读书已成了我的一种生活方式”。他还说,读书可以让人保持思想活力,得到智慧启发,滋养浩然之气。

之前在2013年3月,习大大当选中国国家主席后首次出访前夕,曾接受金砖国家媒体联合采访,也谈到自己“最大的爱好是读书”。

中国传统经典自不必说,从他繁多的引文中至少可见《论语》《孟子》《中庸》《尚书》《老子》《墨子》《礼记》《诗经》《春秋榖梁传》《吕氏春秋》等数十本。西方学问他也非常熟悉。

面对俄罗斯记者,习大大历数了自己熟知的俄罗斯作家,包括克雷洛夫、普希金、果戈里、莱蒙托夫、屠格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涅克拉索夫、车尔尼雪夫斯基、托尔斯泰、契诃夫、肖洛霍夫,“他们书中许多精彩章节和情节我都记得很清楚”。

在2014年10月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习大大再次提到了俄罗斯文学,他说自己喜欢普希金的爱情诗和莱蒙托夫的《当代英雄》;在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托尔斯泰之间,他更喜欢后者,更喜欢《战争与和平》;他很喜欢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对大时代的变革、人性的反映非常深刻。而俄罗斯的音乐大师、画家,比如柴可夫斯基、列宾等,也是他的心头所好。

2013年5月,习大大还曾对希腊总理萨马拉斯谈到,年轻时阅读过不少希腊哲人的书籍。

将时间前推至2004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大大,在一次专题学习会上的中心发言中,曾提到美籍德裔哲学家马尔库塞在《单向度的人》一书中,“指出传统的工业文明,使人变为没有精神生活和感情生活的单纯技术性的动物和功利性动物,这种物质性压迫下的人,是一种变形与异化的人”。

《单向度的人》是西方马克思主义主要流派“法兰克福学派”的标志性作品之一,剖析了发达资本主义社会对于人的合理批判能力的剥夺。

2014年3月的访欧之旅,既是对荷兰、法国、德国、比利时四国的国事访问,也可以视作习大大充分展现其学问思想、学问视野的学问之旅。11天,4篇文章、4次公开演讲,这位政治家以充满文艺色彩的表达向世界阐释了中国梦,而人们也正好能从他的言谈中细读其学问渊源。

比如,在法国的行程中,有一项安排是探望99岁的旅法华人李治华——老人历时27年翻译完成法文版《红楼梦》,是将这部中国不朽名作先容到法国的第一人。

对于这部中国四大名著中最具文人气质的经典,习大大不仅熟悉,而且还曾在河北正定工作时,费尽心力建成了“荣国府”。

在中法建交50周年纪念大会上,习大大演讲时提到了诸多对他产生过影响的法国思想家、文学家、艺术家:

“读法国近现代史特别是法国大革命史的书籍,让我丰富了对人类社会政治演进规律的思考。读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狄德罗、圣西门、傅立叶、萨特等人的著作,让我加深了对思想进步对人类社会进步作用的认识。读蒙田、拉封丹、莫里哀、司汤达、巴尔扎克、雨果、大仲马、乔治·桑、福楼拜、小仲马、莫泊桑、罗曼·罗兰等人的著作,让我增加了对人类生活中悲欢离合的感触。冉阿让、卡西莫多、羊脂球等艺术形象至今仍栩栩如生地存在于我的脑海之中。欣赏米勒、马奈、德加、塞尚、莫奈、罗丹等人的艺术作品,以及赵无极中西合璧的画作,让我提升了自己的艺术鉴赏能力。还有,读凡尔纳的科幻小说,让我的头脑充满了无尽的想象。”

他还提到了法国的歌剧、芭蕾舞、建筑、体育、美食、时尚、影片。

他坦率地说:“我青年时代就对法国学问抱有浓厚兴趣,法国的历史、哲学、文学、艺术深深吸引着我”,“了解法兰西学问,使我能够更好认识中华学问,更好领略人类文明的博大精深、丰富多彩”。

德国一站,习大大在科尔伯基金会发表演讲,特别提到了德国“在哲学、文学、音乐等领域诞生许多享誉全球的巨擘”,并列举了他们的作品,包括歌德、席勒、海涅等人的文学巨著和不朽诗篇,莱布尼茨、康德、黑格尔、费尔巴哈、马克思、海德格尔、马尔库塞等人的哲学辩论,巴赫、贝多芬、舒曼、勃拉姆斯等人的优美旋律。

“包括我本人在内的很多中国读者都从他们的作品中获得愉悦、感受到思想的力量、加深了对世界和人生的认识。”他说。

有媒体统计,此次出访全程中,习大大曾提及法国名人34位、艺术形象3人,还有凡尔赛宫、卢浮宫等建筑;提及德国名人19位,艺术形象有歌德名作《浮士德》中的墨菲斯托。

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习大大的书单又增加了英美作家作品。他说,英国的拜伦、雪莱、萧伯纳、狄更斯,美国的惠特曼、马克·吐温、杰克·伦敦、海明威等的作品,他都看过,很喜欢杰克·伦敦的《海狼》《野性的呼唤》。

因为喜欢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在第一次访问古巴时,习大大专程去了海明威当年写《老人与海》的栈桥边。第二次访问古巴时,又去了城里海明威常去的酒吧,点了海明威爱喝的朗姆酒配薄荷叶加冰块。

以往中国的高层领导,很少曝光个人爱好。习大大对于自己的学问趣味,甚至包括一些很“文艺范”的举动,相当坦率。

从习大大自己述及的这份长长的书单来看,他的学问视野甚为宽阔,哲学、历史、文学、艺术、音乐,古希腊、文艺复兴、现当代,都涵盖其中;他的描述评价并非礼节性的赞美,也不限于外交场合,而是有感而发,带有很强的个人化色彩;同时,这些内容并没有明显的“意识形态”色彩,而是时时强调“人类”“世界”,强调人类对于思想的力量、美的力量的共识。

他透露,自己看的小说基本是在青少年时期读的。“当时的文学经典毫不夸张地说能找到的我都看了。”有一次在一位乡村教师那里发现很多好书,有《红与黑》《战争与和平》等,让他喜出望外,手不释卷。

习大大这一代生于1949年之后的中国人,尽管少年时期受到“学问大革命”时期学问禁锢的严重影响,但他们也不乏机会接触各类书籍;而在思维最为活跃,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定型的青年时代,又恰逢20世纪70年代末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随改革开放而起的思想学问大激荡、大冲撞,这必然强烈激发他们拓展自己的视野与胸怀。对于人类学问图景的认识,他们显然比前代人更为全面客观,也更有鉴别力、包容心。

甚至,对于中共领导人历来相当谨慎的宗教问题,习大大也表现出高度的自信和坦然。

在2014年3月到访位于巴黎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时,他的演讲有一段专门谈及佛教传入中国后演化发展的历史。这段“教科书式的精确叙述”,被评价为是“中国国家领导人前所未有地全面论述了佛教中国化的历程与意义”。

事实上,尽管习大大的常识系统和学问素养中,带有强烈的中国传统常识分子的色彩,但他并不排斥流行学问。他会很自然地提到流行歌曲和美国影片,在20世纪80年代初,他就已经看过梅丽尔·斯特里普演的《猎鹿人》《上尉的女儿》《教父》,据称美国大片《拯救大兵瑞恩》是他最喜欢的战争片之一。2012年初访美时,经由习大大之手,中美双方就解决WTO影片相关问题的谅解备忘录达成协议,中国人每年可以多看到14部美国进口大片。

在2014年10月的文艺座谈会上,习大大谈到,以往有观点认为,进口几部外国大片就觉得是挤占了大家的市场,很纠结。我国领导人访美期间,谈合作聚焦在进口美国大片,能否扩大美国影片进口配额竟然上升到考验中美关系的程度。但分析后,中央认为利多弊少。现在看来,不仅没有造成国有影片产业的萎缩,反而刺激了发展,更有竞争力了,这说明对开放持积极主动的姿态是正确的。(编辑:[美]熊玠 来源:学习时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